Skip to main content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初中作文 >

心到行至

2021-03-08 11:54 浏览:

  整个学生拿着一本书睡着了,自己们可能说:“看看人家,休息的时间手里还拿着书。”当然也可以说:“你看看他,一看书就睡眠!”原本两者的状态万万相同,只是人类的说法不同,因此两种感情色彩差别。生存中这样的例子还众多。记得一次做语文题,是改病句的,原句为“战士们唱着凯歌归来了”。本人纳闷,没错啊,一看答案,哦,原来“凯”就是“成功的乐歌”的意思,“凯”与“歌”不能连用。但叶挺在《囚歌》中写道:“高唱凯歌埋葬蒋家王朝。”照这么说,这也许是个病句啊,可包含老师在内的人们都没有提议,而只是说他的壮志怎么宏伟。万一硬要思索,本人想可能得出这样整个效果:“凯”与“歌”在语法上不可以联用,儿在艺术上是可以的。

  还是完全相同的状况,但认识的方面差异,从而导致其正误区别。这就是说,对事物的知,与咱们的态度相关。王充在《订鬼》中引用古书上一段话:“伯乐学相马,顾所见无非马者。三年消亡生牛,所见皆死牛也。”又说:“畏惧则存想,存想则目虚见。”伯乐专心看吗,引起他见到的均是马;庖丁专心分解牛的生理结构,于是在三年里见到的全是死了的牛。人的思想在想什么,那么就看见的是什么,听见的是什么。

  因此,人对一件事件的态度就反映着他的思想。一些人为了“后世有述焉”而“素隐行怪”,他们为了苛求局部的“领异标新”而谋求荒诞之事,与自身的思想举止不绝对,于是孔子才说:“吾弗为之矣。”可见,行事为人要按心里想得去做,不可为“见知”而求异。当然这里说的“按心里想得做”是指不违规、不违德的事了。